导航菜单

来论|暴乱过后:港人出路在新安-世界上最长的指甲

文/关品方香港应有前景论述, 让年轻人有提升竞争力的志气,接受时代的挑战。「港区国安法」之后,港人出路在哪里?港人需要有共识。要想清楚,市民对特区政府的不满究竟是什么?「揽炒」最终要达到什么目的?勇武「港独」、「骑墙派」、「和理非」,彼此互不割席。要负责任地向全港市民讲明白,你们的终极诉求是什么?如果我们没有大局观念,自己管中窥豹把全局看歪了,不懂得港人自身的优势和不足究竟在哪儿,吃不透美英的心肠和中央的思维,那就没有谁能救得了香港。老一辈的,上了岸的人,无所谓。受害的,被牺牲的,将会是今后的一两代本港年青人,负面影响十分深远。论述前景, 不能只有下一盘棋,落什么子的概念,需要有对全局大环境的战略观念,明白香港只是棋子,不是棋手。本世纪科技的进步是颠复性的,其规模比欧洲工业革命前的大航海时代带来的突破尤为庞大。全球一体化, 就是从那时开始。现在是资讯数码化,大数据和万物网上互联的时代,过去23年,香港略有蹉跎, 即已输掉阵势,如今很难翻盘。今后的世界趋势, 是科技突飞猛进,中国迅速崛起,美国意图遏制,全球化进程受阻,军事冲突不断,新冠疫情突然袭来,综合环境恶化,人口长寿老化, 对有限资源的竞争和文化宗教意识形态的冲突日益激烈,世界不稳定的因素大增。香港如何自处?香港是细小而开放的,不设防的依赖型经济体,由于地缘关系,决定了香港和内地一定要互相依存,友好互动。如果香港营商环境不行,自我放逐,香港本可优而为之的,例如离岸人民币金融中心,「一带一路」筹融资服务中心,大湾区综合高端服务中心,都会和我们擦身而过。港人要肯定自我的发展大方向,认识和认同内地的总体规划, 明白自身的角色,在开放贸易, 金融服务和创新科技等方面综合平衡发展,重点是国际金融和商业服务。可惜佔全港人口约百分之六十五的反对派,被「反中」的错误意识蒙蔽,勇武「港独」更杀红了双眼。看来非要等到夏季十级台风刮完,中央和特区政府对叛国的犯罪暴徒按照「港区国安法」依法判刑惩处,一锤子砸死,香港乱局才会停止。问题是:之后呢?香港不能封闭自己, 意识上应重新开放起来,面向中国和全球。香港人口老化,2047将会到顶。香港地狭人稠,人际之间易生冲突。西欧国家的移民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导致种族冲突,是恐怖主义生成的根本原因。香港和内地同胞同根同源同文化同种族,哪有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勇武「港独」再怎样打砸抢烧,极其量只是毁了自己的美好家园,被全球讪笑。港人最终还是要解答这个最关键的切身问题——香港往何处去?请反对派说清楚。冷静客观理性地看,港人要坚持开放吸纳包容,反对狭隘本土主义,建立优质人文素养。中国崛起,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我们不但应乐观其成,更应做好自己,为内地提供一个侧面的参考和示范。有话好好说,选举好好搞,经济好好弄,香港要恢复它过去的光辉形象,把好东西重新显现在自己身上,绽放珠光。公共政策引进社会福利因素,优化垄断的过了头的资本主义,切实地改变「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贫富悬殊,搞好住房民生问题,真有那么难吗?香港的主权始终牢牢地掌握在北京手里,难道香港真独立得了?要美军开进来保护香港?要英国收容香港的难民?有没有更荒唐滑稽的?那是发白日梦。一国之下,两制共建共存, 共融共营,有何不好?守法的香港市民,一不颠复政府,二不勾结外国,三不恐怖主义,四不分裂国家,不但不用担心「港区国安法」,反而应该予以支持,因为那是止暴制乱的特效药。我们要质问泛黄黑暴:要把香港「光复」到何时何地?要把「时代革命」到哪年哪月?也请说清楚。港人应该相信中国正走向开拓中的未来, 应该以做中国人为荣,以正面的态度和积极的取向, 接受时代的挑战,承担改革开放的部分责任,不可以在这个民族复兴的大时代迷失掉队,甚至缺席。我们不可误信谗言,毫无根据地肆意妖魔化中国人和中国内地。相信很多在街头发狠的年青人,根本从未踏足过内地。那里有深邃的商机和庞大的市场,正为香港下一代提供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一念之差,若南辕北辙,有天壤之别。本人言者谆谆,如果听者藐藐,实在可惜。港人更应深刻理解大湾区的构思,把本土主义的眼界开拓到广东省各地,包括肇庆、江门、广州、佛山、中山、东莞、惠州、珠海、深圳和澳门特区。我们祖辈大都来自广东,我们的根就在大湾区, 它才是我们的本土。在大湾区内, 首先是港深珠澳,要能够真正做到人力、财力、物力、资讯的互动交流,首期目标是要赶上美国硅谷(硅谷仅约四百万人口/四千平方公里/人均GDP全球第三)。要扭转香港抗拒与内地融合的思潮,要鼓吹理性的爱国主义和地球主义, 反对盲目的「逢中必反」的糊涂心态。中国一下子发展得这么快,令全世界瞠目结舌。国际舞台正不断地洗牌角力,环球局面正快速地变化消长香港人处海角一隅,一时不易适应, 绝对不奇怪。只有在中国强盛的环境下,香港才会有安居乐业的所谓「小确幸」(微小的确实的幸福)。国际上两极思潮同时发生,强如美国,一边是激进的国家主义抬头,另一边信奉极端的泛自由主义,两者皆不可取。只有互联互通,双赢共融的国际化才是根本的思维和正面的视野。暴乱平息之后,特区政府应该马上和各个民众联席平台开启对前途有信心、对人民有信任、对理性有信赖的对话和论述,真诚服务市民,争取市民认可。亡羊补牢,希望为时未晚。回顾历史,自秦朝到晚清,郡县制度之下,香港地区最早是南海郡的一部分在南海郡下,先后属于番禺县、博罗县、宝安县、东莞县和新安县范围。明万历元年(1573年)新安县成立,归广州府管辖。取名新安,是「革故鼎新,去危为安」的意思。笔者最近阅读清嘉庆24年(1819年)编修的《新安县志》,了解到明清时期的新安县,一半的土地属于今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范围,另一半则属于深圳经济特区的范围。这本在200年前编修的县志,是最接近香港现代史的资料,与香港开埠早期的历史并列对照,令人耳目一新。全书共24卷,约15万字,是香港和深圳两地最直接有关的地方志,其中包含大量港深两地古代史的材料,可以从中探索两地互动的历史,也说明了两地同源一脉,在族群及文化上,建县440多年来,一体共生的事实。1840年英国来到广东,翌年通过鸦片战争佔领香港岛,1858年霸佔尖沙咀,1860年清朝割让九龙,1898年再将界限街以北至深圳河地区及235个岛屿租借给英国,为期99年。名为租借,英国99年来从未向中国政府或当地民众支付租金。深圳是在1980年确定为经济特区的。经过40年的发展,成为闻名于世的新兴都市,常住人口达1000万以上。港深两地携手,已然媲美全球耀目的国际大都会,两地的经济总量合计,已超越韩国甚至世界上许多中小国家的经济总量。原来的新安县,180年来,通过7至9代人的勤奋劳动和沧海桑田,历经东西方之间的抗衡整合,在战争与和平的风云变幻中浴火而生,璀璨辉煌。港深地区的成就,来之不易,理宜珍惜。古语有云:国无史无以明治乱,县无志无以明兴革,族无谱无以明辈序。我来自南海县九江乡关氏世美堂族群一脉,上溯山西运城,750年前(宋咸淳6年)避乱辗转南迁。家祖父和家父来香港发展,我生在香港。我就是百分百的本土派。本土派一定要懂得历史,要熟识历史。香港是一个多元城市和国际都市,是二元结构型的社会,两极差异只有阶层,没有阶级。中下阶层向上流动,基层年青人要能够看到前途和希望,根本出路在经济的成长和发展。这是所谓「硬道理」。香港面临拐点,当暴乱过去之后,应该及时全盘总结香港过去23年的正反经验,重新定位,对前景论述达成共识,以重拾信心。港人千万要避免误堕「温水煮蛙」的绝境,事事自以为「行之有效」而不谋改变,那就神仙难救。由于历史原因,特区内长期存在有些人对内地的傲慢与偏见甚至敌视,不少官员高高在上不思进取,丰薪厚禄避实事,离地懒政不作为,令被遗忘了的相当一部分低下阶层的港人寒心。希望香港能避过夏天即将来临的一场血雨腥风,但由于敌对的境内外互相勾结的黑暴势力已骑虎难下,局势发展不完全取决于北京和守法的港人的主观良好愿望。本人相信,「一国两制」是国家长期不变的大政方针,但「港人治港」的五十年不变,只剩下27年了。2047后将如之何?长期的形势是:「两制」互动趋同,何况内地过去40年来已逐步吸纳不少资本运作和市场机制的元素以优化其社会主义制度(取长缨以补短板,简称「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成效有目共睹。港人时间无多,如果再不清醒地看到复辙堕崖的危机就在目前,如果再不幡然醒悟,香港逐步堕落必不可免。好好一颗东方明珠黯然失色,好好一座国际名城颓然倾圮,眼看年轻人糊里糊涂狠心破坏自己的家园,打砸抢烧,行为迹近120年前的义和团拳匪盲动(最终酿致八国联军入侵),自残自虐内斗,被别有用心的敌对势力利用,挥舞人家的国旗,仿唱人家的国歌,把最愚蠢粗野蒙昧的一面暴露在全世界面前,令人啼笑皆非,简直无地自容。作为老一辈的香港人,我们自己也应感到羞愧,应该自责,应该反省。特区政府必须说清楚,23年来究竟做错做漏了什么?回头再说这部1819年编修的《新安县志》。它是香港著名作家叶灵凤先生收藏的刊刻本。笔者当年就读皇仁书院,由于嗜好文学,有幸认识罗孚先生。罗孚事情忙,嘱付叶中敏小姐与笔者暇时联系,而她正是叶灵凤的千金。传闻曾有港英官方背景的机构欲以重金收购藏本,而叶灵凤不为所动,遗嘱后人将之捐赠祖国,如今正本藏于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内。2007年,罗孚于香港回归10周年,托请孙立川先生校补印行。又十年,2017年,孙立川重又校补一次,由中华书局出版。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十分重视整理重印这本《新安县志》,亲为题字,真是不可多得。希望香港的年青一代,特别是号称本土派的朋友们,多了解香港的过去,然后必可更了解香港的现在,从而较好地企划香港的将来。处于边陲的香港,引进飒飒西风,砥砺磋磨,效力中原,为中华民族再造辉煌的汉疆唐土,那是时代的呼唤和神圣的使命。年青人的立足点,应该放在认同中土文化纽带的传承上,才能够真正为「一国」兴盛和「两制」互动做贡献。正是:关河征渡时不再,白发频添唤英才。携书系剑胸怀志,何期奋力赴高台。(新闻中心供稿)

责任编辑:Iris

来论|暴乱过后:港人出路在新安